(摘要) 
1.新年度對投資者挑戰將是,很可能將見到風險性資產與無風險資產(傳統認知的公債)一起下跌情境。
2.過去市場已經習於低利率環境,當折現利率反轉上揚時,將顯著影響到原本的資產評價。
3.建構好投資組合以期能在利率上揚時還有獲利機會

#新聞剪報 #坦伯頓全球債 #哈森泰博

告別低利率時代 迎接新錢景

2018-02-22 00:31經濟日報 編譯簡國帆整理

undefined
(照片來源 https://udndata.com/ndapp/udntag/finance/Article?origid=8898421)

2018年全球股市歷經亮麗的元月行情後,2月瞬間震盪加劇,甚至有股票與傳統認知的無風險資產-美國公債一起下跌的表現。然而2月股災尚不足以影響實質經濟表現,因為並沒有擴散到所有風險資產,某種程度有被隔絕控制,投資人無須過於恐慌。

但此次引發的問題是:市場的確累積龐大槓桿,如指數型基金的操作。雖然可以估計,但還是無法確實掌握實際的槓桿程度有多高。當市場波動加大,或殖利率上揚環境,恐怕進入我們未曾經歷的情境,因為許多財務工程在建構時以低波動率及低利率為假設條件,然而當局勢反轉時,無法得知連鎖效應會有多少?

聯準會(Fed)過度的寬鬆政策,導致這些未知的局勢。雖然不知道有多少骨牌會倒下去,但利率很有可能被推升向上。展望許多因素將引發美國公債殖利率上揚,包括Fed縮減資產負債表的量化寬鬆(QE)退場、就業市場特別熱絡、工資及通膨壓力上升、美國經濟有韌性、美國總統川普團隊及Fed新主席鮑爾均傾向鬆綁法規。

約十年前,當Fed剛開始推出QE政策時,許多人質疑大量注資至金融市場可能將引發通膨。然而至今,通膨並沒有加速,部份原因是銀行及金融機構未將資金貸放出去,受到金融海嘯後金融法規趨緊而限制其信貸活動。然而,這些限縮因素正逐漸褪去,因為法規鬆綁的成效正展露,信貸活動也已經增速。隨著貨幣供給擴增,搭配經濟活絡背景,均將推升美國未來通膨及公債殖利率上揚

此外,我們預期Fed縮表將對金融市場造成重大影響。Fed自2017年10月開始縮表,估計頭三年將縮減1.5兆美元資產,然而此時,美國財政部預算赤字及資金需求卻將增加,而美國公債的投資者除了Fed買盤流失,海外的官方買盤如中國、亞洲央行及石油出口國這幾年已減少購入量。於此美國公債的供給和需求缺口擴大之際,財政部資金融通只能轉而仰賴美國國內的投資人

根據坦伯頓全球宏觀投資團隊估算,美國國內投資人占財政部資金融通來源的比重,將由過去四年的44%(截至2016年)增加為78%(2017到2020年預估),資金融通的供應者將落在對價格敏感度較高的美國銀行業、保險公司或退休基金投資人上,此種變化料將推升殖利率上揚

新年度對投資者挑戰將是:於美國公債下跌的新循環階段,想利用債券做為減低風險性資產波動風險可能失效,亦即很可能將見到風險性資產與無風險資產(傳統認知的公債)一起下跌情境。過去市場已經習於低利率環境,當折現利率反轉上揚時,將顯著影響到原本的資產評價。

倘若投資人沒有準備好因應此種局勢轉變,可能將承擔顯著風險,美國公債殖利率仍將明顯上揚。目前最重要的是,不僅要防禦好美國公債市場的修正風險,而且也應建構好投資組合以期能在利率上揚時還有獲利機會,這也是我們團隊近幾年一直在準備的因應策略。

(作者是坦伯頓全球宏觀投資團隊投資長麥可.哈森泰博)

https://money.udn.com/money/story/11673/2993487

創作者介紹

tivo168_的投資理財_Excel_應用教學

tivo16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