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冬三大預言 明年經濟弱成長
撰文 / 蔡曜蓮 出處 / 今周刊   988期


國際貨幣基金(IMF)日前再度調降全球經濟成長預測,算一算,這已是IMF今年以來第三次下修全球經濟展望;一路走低的景氣格局,會不會在二○一六年延續上演呢?

十一月二十四日,瑞士信貸亞洲區首席經濟分析師陶冬來台,參與國泰綜合證券與《今周刊》共同主辦的二○一六世界趨勢前瞻會,演說中,他對上述問題有著清楚的答案:「全球經濟已進入四低時代,低成長、低通膨、低利率、低貿易增長,在足以提升增長的結構性改革出現以前,全球經濟會繼續維持四低。

事實上,對於今、明兩年全球經濟成長率的預測,陶冬比IMF還更悲觀一些,在IMF的劇本裡,二○一五、一六年世界經濟成長幅度分別為三.一%及三.六%;陶冬的預估值,今年只有二.五%,明年大約二.九%。


看全球經濟:

四低時代到 央行恐分歧

「每一年年初,經濟分析員給你的數字都比較樂觀,這個數字明年也會慢慢往下砍。重要的是增長還會維持,但是是偏弱的增長。美國是唯一有增長動力的國家無論是中國或日本經濟,缺乏改革,大家都還在印鈔,經濟未必可持續的復甦。」他大致畫出了明年世界經濟的基本模樣,一種「弱成長」的格局。

陶冬表示,另一個全球經濟的重要現象就是「四分」

——全球四大經濟體央行政策開始分道揚鑣。他解釋,二○一五年金融市場的最大動盪來自政策不確定性的上升和透明度的下降,「美國聯準會主席葉倫說加息又不加;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一直強調不計代價(whatever it takes)救經濟;中國人行雖然沒說什麼,但是八月的人民幣匯率走貶,讓全世界都亂了。

在此之外,人行還是維持一貫的定向寬鬆,向銀行輸送流動性;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等到明年,一旦利率出現變化,隨時採取行動。」

當各大央行不再用同樣的政策策略,製造同樣的「政策共振」,影響就是資金流向的變化加劇,造成匯率更大波動,「當央行行長都不確定明年經濟政策究竟該怎麼走,該用常規或非常規貨幣政策,這現象背後代表央行對經濟掌握不若以往,這必然帶來市場更大波動。」陶冬說。

二○一五年的最後一場金融市場大秀,幾乎肯定交由美國聯準會主演。


看美國動向:
明年利率最高至一.五% 

對於聯準會年底升息,可說已凝聚市場共識。簡單來說,加息訊號已被市場消化,實際上,市場注意力將轉向加息的力度與速度。陶冬預測,「明年美國將加息四次,利率大約會介於一%到一.五%,然後停住觀望」。他強調,二戰以來,美國利率長期平均是四.五%,相較之下,「利率只是從極低變成很低,但仍然是偏低的利率。即使美國是全球主要成熟經濟體唯一呈現復甦的國家,經濟仍非常脆弱。」

美國加息到底會有什麼影響?首先,加息將進一步推升美元,美元在今後幾年,還會持續升值,「中間或有反覆,但中期升值趨勢不變。」但是,當所有人都看好美元,資金蜂擁而至,這反而是未來經濟最令人擔憂的風險!

在陶冬眼中,美元,會是明年的風險之一。首先,如果連最安全的避風港都保護不了投資人的資產,哪錢還能往哪裡走?一旦市場感到衡量風險的標準都失真,全球經濟將面臨難以避免的混亂,這是強美元生態帶來的第一個問題。

其次,美元仍將衝擊原物料市場,過往澳幣和銅價走勢緊密相關,但是最近銅價下跌,澳幣卻沒有呈現相同的貶幅,這代表什麼意義?陶冬解析,中國對銅需求不大,因此,中國經濟下行並非銅價下跌主因,「問題出在供應端。」陶冬繼續解釋,前幾年,當原物料價格仍在高峰時,許多大宗商品礦商紛紛借貸發展,一六年年中這些債務將大幅到期,可是現在原物料價格低迷,許多礦商根本沒有錢還債,此時如果美元往上走,對礦商們的生存是雪上加霜。


看商品走勢:
原物料行情 難受中國激起

事實上,前日陶冬曾接受本刊記者採訪,直率表明「原物料商品價格展開八年、十年的下跌行情是完全有可能。」他更開玩笑的說,「我一直認為原物料價格是該跌未跌,原物料商品交易員是生活在另一個星球上,他們對於中國現狀視而無睹才有今天。」

他透露,原物料商品交易員向來有一個邏輯:中國經濟越差,北京財政擴張政策會越大,原物料價格一受刺激就會起來。也就是說,就陶冬來看,這波原物料商品價格的調整,未必代表中國出現「預期之外」的經濟下滑,而是「商品交易員終於願意正視中國需求下滑,過往的財政、貨幣政策的流動性刺激所帶來的反彈力道,只會逐年式微。」

「所以,不應再對原物料需求抱持不切實際的期待。」這是陶冬給投資者的忠告。

http://www.businesstoday.com.tw/article-content-80...


    全站熱搜

    tivo16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