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堆書  

 

股票(金融)市場跟小說中的武林(江湖)沒什麼兩樣,武林中門派林立,像是眾所周知的少林、武當...,名不見經傳如黑沙幫,不管是門派或幫派,總會出一兩位練武奇才,將本門絕門功夫練的出神入化,揚名江湖。股票(金融)市場也是如此,不論是美國股神、德國股神、日本股神、基金操盤人、專業投資人都有一套屬於自己的獨門投資心法,賺了大筆的鈔票。正因為如此,與這些股神、專家相關的投資書籍,多到不能再多了,稍具程度的投資人不斷的追逐不同股神、專家的投資秘訣,那種積極尋找投資聖杯的態度到底對不對?有沒有問題?

每個人的資產狀況、風險承受能力、可投入研究(練功)的時間都不一樣,股神、專家的投資策略、方法不見得適合所有人,投資人想要在市場獲利,最重要的恐怕還是要先從了解(認識)自己做起,建立一套自己專屬的投資方法。引一段金庸小說中的神鵰俠侶第十六回的文章讓大家思考一下,到底要像郭靖一樣,將降龍十八掌練的出神入化,獨步武林;還是像楊過一樣,東學一招,西學一式,最後自創出十七式黯然銷魂掌呢?

 

神鵰俠侶 第十六回

(金輪法王) 楊兄弟,你的武功花樣甚多,不是我倚老賣老說一句,博采眾家固然甚妙,但也不免駁而不純。你最擅長的到底是那一門功夫?要用甚麼武功去對付郭靖夫婦?」

這幾句話可將楊過問得張口結舌,難以回答。他一生遭際不凡,性子又是貪多務得,全真派的、歐陽鋒的、古墓派的、九陰真經、洪七公的、黃藥師的,諸般武功著實學了不少。這些功夫每一門都是奧妙無窮,以畢生精力才智鑽研探究,亦難以望甚涯岸,他東摘一鱗、西取半爪,卻沒一門功夫練到真正第一流的境界。遇到次等對手之時,施展出來固然是五花八門,叫人眼花撩亂,但遭逢到真正高手,卻總是相形見絀,便和金輪法王的弟子達爾巴、霍都相較,也是頗有不及。他低頭凝思,覺得金輪法王這幾句話實是當頭棒喝,說中了他武學的根本大弊

轉念又想:「我既已決意與姑姑私守終生,卻何以又到處留情?程姑娘、媳婦兒,還有那完顏萍。我對他們既無真情,何以又不規規矩矩的?這真是貪多嚼不爛了。」再想:「不論洪七公、黃藥師、歐陽鋒,或是全真七子、金輪法王,凡是卓然而成名家者,都是精修本門功夫,別派武功並非不懂,卻只是明其家數,並不研習,然則我該當專修那一門功夫?」在情在理,自當專研古墓派的玉女心經才是,但想到洪七公的打狗棒法如此奧妙、黃藥師的玉蕭劍法這等精微,置之不理,豈非可惜?而義父的蛤蟆寶與經脈逆行、九陰真經中的諸般功夫,無一不是以一技即足以揚名天下,好不容易的學到,又怎能棄之如遺?

他走出茅棚,在山頂上負手而行,苦苦思索,甚是煩惱,想了半天,突然間心念一動:「我何不取各派所長,自成一家?天下武功,均是由人所創,別人既然創得,我難道就創不得?」想到此處,眼前登時大現光明。

他自辰時想到午後,又自午後苦思至深夜,在山峰上不飲不食,生平所見諸般精妙武功在腦海中此來彼往,相互激盪。他曾見洪七公與歐陽鋒口述比武,自己也曾口講指劃而將李莫愁驚走,此時腦中諸家武功互爭雄長,比口述更是迅速激烈。想到後來,不由自主的揮拳踢腿的施展起來。初時還能分辨這一招學自洪七公,那一招學自歐陽鋒,到得後來竟是亂成一團,他再難支持,仰天摔倒,昏了過去。

達爾巴遙遙望見他瘋瘋癲癲,指手劃腳,不知幹些甚麼,突然見他摔倒,大吃一驚,要去相救。金輪法王笑道:「別去拂亂他心思。只可惜你才智平庸,難明其中的道理。」

楊過睡了半夜,次晨一早起來又想。七日之中,接連昏迷了五次。說要綜納諸門,自創一家,那是談何容易?以他此時的識力修為固然絕難成功,那更不是十天半月間之事。但連想數日之後,恍然有悟,猛地明白諸般武術皆可為我所用,既不能合而為一,也就不必強求,日後臨敵之際,當用則用,不必去想武功的出處來歷,也已與自創一派想差無幾。想明白了此節,登時心中舒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vo168 的頭像
tivo168

tivo168_的投資理財_Excel_應用教學

tivo16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